“死刑保证书”案涉案人:没想到这么快能出来

发布时间:2013-4-26 16:36:18  来源:  作者:  阅读数:

昨天,大河报独家报道的“死刑保证书”案涉案嫌疑人李怀亮,在被羁押了近 12 年之后,于昨天下午 5 时 30 分被平顶山市中级法院一审宣判无罪,不承担民事赔偿责任,当庭释放。该案主审法官告诉记者,李怀亮一案是省高级法院根据“无罪推定、疑罪从无”刑事司法理念审理的又一起典型案件。据了解,继商丘赵作海案后,我省三级法院深刻汲取教训,对事实不清、证据不充分的 99 起案件依法审理,已宣告 115 名被告人无罪。法学专家认为,这份无罪判决具有标杆意义。

现场

为防冲突,数十名法警特警严阵以待

昨天上午 8 时 30 分,平顶山市中级人民法院西门打破了以往的平静,数十名法警严阵以待。法庭入口处北侧,一辆黑色的车身印有“特警”二字的大巴车停在此处,车上也有十余名特警队员待命,随时应对突发危机。

大河报记者还注意到,此次开庭审理法院相当重视,特意在法庭进口处设置一名临时安全检查系统。由于此案涉及被害人隐私,法庭决定采取不公开审理方式。因此,除被告人、双方当事人代理律师及被害人父母外,任何人不得进入。

开庭前,案件当事双方亲属展开对阵

昨日,案件当事人双方亲属几乎全部出动。被告人家属坚决否认杀人的事实,而被害人家属认定李怀亮就是杀人凶手,双方亲属一度势如水火。上午 8 时 50 分,被告人和被害人双方家属陆续赶到平顶山中院西门,当他们在法庭外等候开庭时,被害人家属因见到有其他媒体采访被告人家属,情绪激动,上前大声指骂对方。

“我们被冤枉了将近 12 年了,你们还骂人,还有没有天理!”李怀亮的三姐李爱梅指着被害人家属大骂。而被害人家属情绪也非常激动,坚决认定李怀亮就是杀人凶手。眼看谩骂升级为相互推搡,正在法院大门外担任警卫的十多名法警立即上前,将双方家属隔离。在及时处理双方家属开庭前的冲突后,法警人员又分别对双方家属予以口头教育,并详细解释了法院审理案件的步骤和过程。随后,在法警的带领下,双方家属被分别带离现场。

上午 9 时,被害人父母郭松章和杜玉花以及他们的代理律师在法警的带领下通过安检进入法庭。据被告人李怀亮的三姐李爱梅说,他们的代理律师也已在法警警车的接送下进入庭审现场。

被告人律师辩护意见

昨天的庭审广受各界关注。由于整个案件重大复杂,庭审持续了七个小时。法庭外的大河报记者一直在关注庭审的进展,并在庭审前独家采访了被告人律师,他谈了他对此案的辩护意见:

有理由判断李怀亮被刑讯逼供

李怀亮的辩护律师认为, 2001 年 8 月 5 日,公安机关怀疑李怀亮涉嫌杀害同村 13 岁少女后惨无人道奸尸,但没有掌握到有效证据,在盘问过程中,李怀亮未承认杀人。由于李怀亮不承认杀人,公安机关又没有犯罪证据,无法对李怀亮采取刑事拘留强制措施, 2001 年 8 月 6 日继续批准留置盘问。事发后,李怀亮本人也曾反复说,他当晚就被拉到平顶山警犬基地逼供,在强大的压力下,感觉生不如死的他于 8 月 6 日晚作出“非常简单”的虚假供述,承认“我杀人啦”。从超时(延期)盘问以及被拉到警犬基地后快速招供来看,有理由判断李怀亮被刑讯逼供了。

现场证据不能证明与被告人有关

李怀亮的辩护律师查阅卷宗后认为,在叶县人民检察院起诉前,卷宗内他看到叶县公安局 2002 年 9 月 18 日对于现场花生叶上的血迹检验没有结论; 2003 年 12 月 25 日毛发检验确定血型的结论与李怀亮是否杀人无关,其他证人均不在案发现场,不能证明李怀亮是否杀人,其证言也不能作为李怀亮杀人的依据。

第二次发回重审提及三焦点

李怀亮的辩护律师说,平顶山市人民检察院“神奇” 的起诉补充意见中称, 2006 年 9 月 27 日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第二次发回重审中有三个焦点意见: 1. 现场提取的血迹血型为 o 型,此血迹是如何形成的?是谁留的? 2. 尸体是不是被害人郭某某,需要核实; 3. 现场勘查发现被害人裤头的情况与被告人供述不一致,需要进一步核实。重审中,平顶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平顶山市人民检察院和叶县公安局历经 6 年多的核实,始终没有找到与李怀亮故意杀人奸尸有关的鉴定结论,除应当排除的有罪供述外,无法认定李怀亮有罪。

宣判

证据不足 无罪释放

昨日下午 5 时 30 分,平顶山中级人民法院对此案进行了一审公开宣判。

主审法官宣读审判书:经审理查明, 2001 年 8 月 2 日,被害人郭某某在本村沙河堤上摸蝉蛹,被人扼压颈部窒息死亡,尸体被抛入沙河,公诉机关提供的物证:拖鞋、裤头、矿灯、发夹、花生叶上的血迹等,经被害人亲属辨认和有关部门鉴定,上述物品为被害人所有,遗留的血迹也是被害人的,与嫌疑人李怀亮犯罪没有关联性。

李怀亮归案后,虽然做过有罪供述,但随后又翻供,在被害人衣着、裤头及矿灯所扔的位置等主要情节上与之前的有罪供述不一致,也与证人证言、现场勘查笔录及鉴定意见存在矛盾。因此,被告人李怀亮犯故意杀人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犯罪指控不能成立。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 195 条第三项,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诉法解释第 160 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被告人李怀亮无罪,不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宣判结束后,两名法警迅速将李怀亮带离。

镜头

昨天下午 6 时,李怀亮被送往叶县看守所办理出所手续时,媒体记者对他进行了采访。面对记者,李怀亮回答记者的问话也极为简单,“我相信法律最后一定是公正的,感谢法官,我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能出来”。

晚 8 时,李怀亮走出看守所大门,他的姐姐和两个女儿红肿着眼,和他抱在一起。他的姐姐说:“弟弟被关了十多年,人变呆了。”

在亲友的建议下,李怀亮的家人把他拉到叶县的一家饭店,点了一些菜,庆祝李怀亮获得自由。吃饭时,家人商量着是否让李怀亮回家的问题,最终的结果是,先让他在外面散散心,以免和被害人一家发生冲突。

(来源:大河网)

 

咨询标题:
咨询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