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打工妹的“六指”受伤了 算不算工伤?(图)

发布时间:2011-12-16 15:40:14  来源:钱江晚报  作者:  阅读数:

 

由于没钱手术,李仁琴的“六指”近两个月来就这样简单包着,时时都有痛感。

  和一般人不同,在(浙江)金华打工的李仁琴的左手大拇指边上多长了一只手指。

  这只多余的手指大小、长度和她的大拇指相仿,每个月李仁琴还会为它修理指甲。

  尽量把左手插在衣服口袋中是李仁琴的习惯动作,39年来,这只手指让她受到不少她并不想要的关注。

  现在,这只手指成了一个更大的麻烦——在一次模具操作中,它受伤了,而关于它的工伤维权,让李仁琴伤了近两个月的脑筋。

  凌晨赶工,多出的第六指受伤了

  “怎么碰到机器的我也不知道,就听到‘哒’的一声,感觉左手麻麻的。”

  事故发生在今年10月29日凌晨4点多。

  这是李仁琴在金华振达塑胶厂工作的第5个星期,她的工作是将模具从两个垂直方向挤压的机器模板中抽出,“那天上班的时候老板说,还有1万5千多只产品要赶出来。”

  为了加快进度,李仁琴扔掉了钳子,用手从机器中抽出模具。

  “右手累了就换左手,怎么碰到机器的我也不知道,就听到‘哒’的一声,我感觉左手麻麻的。”李仁琴看了看自己的手指,受伤的正好是多余的第六只指头,看到血从指甲缝中汩汩流出。

  想到还有工件没有赶完,她就用卫生纸随便包扎了一下,一直到上午7点钟下班。

  手指需要截肢,工厂拒付手术费

  “不能算是工伤,这个指头本来就是多余的,她用不到的。”工厂经理叶明忠说。

  初来乍到的李仁琴不知道最近的医院在哪里,便独自来到隔壁村的泰来药店,让药店里的工作人员帮忙包扎。

  “你的伤这么严重,怎么还不去医院?”在剥开李仁琴裹着的卫生纸后,看到开裂的指甲、压烂掉而血肉模糊的指关节,药店里20岁出头的小姑娘吓得叫了起来。

  又返回工厂的李仁琴在人事主管陈慧娟的陪同下,来到广福医院做了简单的手术处理。

  之后,医院给李仁琴的意见是:切掉这只多余的手指。“伤得太重了,不容易愈合,太容易感染。”

  “医药费差不多有1000元,都是我们厂垫付的,再要做手术,只能她自己出钱了。”工厂拒绝支付手术费用。

  “这不能算是工伤,这个指头本来就是多余的,她用不到的。”工厂经理叶明忠告诉记者,他还专门问了问自己的几个“懂行”朋友,“工伤赔付要按照伤残等级来评,她是第六个手指受伤了,要评也评不了等级。”

  手指维权,屡受阻碍

  她写好工作证明找经理签字,五、六次都被打回了:“每次都说我格式不对。”

  丈夫在老家贵州务农,儿子在广州打工,举目无亲的李仁琴家境并不宽裕,根本凑不齐切除手指的费用。在同事的提醒下,她准备申请工伤赔偿给自己的手指做手术。

  之前,叶明忠曾这样表过态:“工伤认定有专门的部门,只要她评下来,怎么样的处理意见我都接受。”而事实上,李仁琴申报工伤的程序,就卡在了工厂的一纸证明上。

  “我们厂的人都有工伤保险的,保险公司的人告诉我,申报工伤要自己的身份证、医院病历、两个工友的证明,还有厂里工作的证明,再去劳动局鉴定。”在李仁琴的理解中,在厂工作证明要由她写书面材料,再找工厂经理签字。

  只上过小学的李仁琴只能写自己的名字和一些简单的字。她想办法终于写好了工作证明,找了经理叶明忠五、六次,“可每次都说我格式不对,我就找外面的人帮我写,还是通不过。”

  劳动部门明确回复

  算不算工伤,和李仁琴的手指特殊性没有一点关系。

  “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的描述,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的,应该认定为工伤。”昨天,金华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社会保险处工作人员回复了此事,算不算工伤,和李仁琴的手指特殊性没有一点关系。

  其实申请的步骤与材料也简单,只要工伤认定申请表、与用人单位存在劳动关系(包括事实劳动关系)的证明材料、医疗诊断证明或者职业病诊断证明书,“有这三个材料就可以申请工伤认定了。”

  接下来,李仁琴还需进行劳动能力鉴定,也就是伤残等级鉴定,这决定着李仁琴能拿到多少钱的工伤赔付。“如果有工伤保险,李仁琴的治疗工伤所需费用以及康复费用是可以从工伤保险基金里面支付的。”

  “我帮她看了下,好像她没有被保险。”工厂经理叶明忠说,李仁琴受伤时还在试用期。劳动部门工作人员说,这意味着,一旦工伤认定成功,振达塑胶厂将承担全部的赔付。

  昨天,记者把劳动部门的回复意见告诉了李仁琴。李仁琴说,这样她心里就有底了,她还要为自己的手指继续维权。

咨询标题:
咨询内容: